响应习大大社会主义文化精神,讴歌英雄

摘要: 南京建邺区文化馆!一个神奇的艺术之都。

11-14 19:58 首页 ArtBank

施 邦 鹤   南京书画名家




小儿童少年之家学美术

年轻人文化馆里教素描


南京建邺区文化馆

 施邦鹤

(散文)

建邺区文化馆原本称为四区文化馆。我在小学的时候就在这里参加了少年之家美术班。记得当时有位教画画的先生是程善坊小学的美术教员高老师,留着鲁迅式的胡子,戴着一副圆圆的黑框眼镜,个头像他的姓一样"高"。那是1963年的事了。

1971年建邺区文化馆组织本区的业余职工美术创作组。当时这些人中画得最好的当数雄文造纸厂的冒志远,其次就应数本人了。聚在一起十数人,脱产在文化馆里集中创作。我的第一幅宣传画《为革命生产电线》入选了1971年南京市美术作品展,画展在玄武湖梁洲的展览馆隆重开幕。同时展出的有钱松嵒、亚明、宋文治等大名鼎鼎的画家的作品,我的作品竟然与这些让我仰慕已久的巨星的作品挂在一个展厅,我感到了无上的荣耀。

大约在七三、七四年,我在区文化馆里画得已是卓尔超群,加之我被选进市毛泽东思想宣传站办的南京市美术创作学习班,渐渐地有了些名气,成了文化馆众多美术爱好者的领头羊。于是有天我向金昌南馆长请求给我们业余美术爱好者们―个可以活动的空间。金馆长考虑之后,把馆里一间约四十平米的楼下一层又潮又暗的房间提供给了我屋顶悬挂了几盏日光灯,一只落地灯和若干条笨重的长凳子,长凳子真长,条凳上可坐六个人。我利用这样简陋的条件,创办了南京"文革"以来的第一个素描学习班。每周三次,晚上吃过饭,一群热情高涨的年轻学生及在职职工聚在这间屋子里。

没有石膏像,也没有静物台,我将大伙排序轮做模特儿,轮到谁时他也可以带一个人来替身,每次上课我都与他们一同画肖像,我画得快,余下时间便一一指导他们。这些个人比我小不了多少,甚至还有比我年长的,因为我才二十二三岁年轻好胜,精力充沛。在那许多日子里,同这些个弟兄姊妹一起画了好几年,教学相长,我自己也有这样的机会,画了大量的素描,当年我的画在南京城里已是名声大噪,拥趸从城里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建邺区文化馆已成为美术狂热者们的圣地。

我当之无愧是他们的"偶像""明星"。在这群人中自称自成了老大,这些个年轻人日后在画界有许多成为了栋梁之材。至今,许许多多的学生还和我保持着往来,每当提及这段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常常被大伙津津乐道。

在那些个时日,我从未收取过一分钱报酬,但是,老天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与画画结下了不解之缘。随后,我的作品层出不穷,终于在1980年的秋天被刚成立的南京书画院"招安"成为了第一代书画院的专业画家。这是给我最大的一笔报酬。


2012年7月





不想长大的孩子们都会按阅读原文

 

 

 


首页 - ArtBank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