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如此无聊,我们采访了一个更无聊的在超市传送带上慢跑人士 | 钛无聊

摘要: 钛度要点:相信许多创作者都是这样开始的:觉得某件事无趣、窠臼,想法子换个方式反转思考,于是就成为所谓的创造。当然,所有人类都有其限制,无法永无止境地创造。

11-09 07:58 首页 钛媒体

钛媒体 TMTPost.com

|科技引领新经济|



 相信许多创作者都是这样开始的:觉得某件事无趣、窠臼,想法子换个方式反转思考,于是就成为所谓的创造。当然,所有人类都有其限制,无法永无止境地创造。


致颖,《无聊现代生活:慢跑》,双屏高清录像, 2014


你做过的最无聊的事是什么?以下是一些知乎网友的答案:


@柏原崇:把一场三个多小时的马拉松直播看完了。

@卖萌的饭盒:用两个手机自己给自己打电话,最后骂起来了。

@夺命帅逼阿凡提:在夜店一边喝营养快线一边看《火影忍者》,工作人员将信将疑的要我出示身份证,证明我的年龄和智力。


那么你在超市里做过的最奇怪的事是什么?据不完全统计有以下几种:


1.把手伸进大米袋子的深处
2.把饮料瓶或牙膏盒按颜色重新排列
3.对着方便面袋子一顿猛锤
4.坐在手推车里在超市里飞驰


如果把这两个问题综合起来,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现在我们邀请你

来看艺术家致颖的作品《无聊现代生活:慢跑》。


首先,请在超市的空旷处做好准备工作:


致颖,《无聊现代生活:慢跑》,双屏高清录像, 2014


然后爬上传送带,放开你的步伐,甩开你的臂膀!


致颖,《无聊现代生活:慢跑》,双屏高清录像, 2014


完全不要在意路人的眼光!


致颖,《无聊现代生活:慢跑》,双屏高清录像, 2014


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有力的摆臂、均匀的呼吸,这个激动人心的场景让人禁不住想发出一声由衷的呐喊:


“大哥!你究竟在干什么啊?!”


冷静一下,让我们来采访一下致颖,问问他为什么要跑到超市收银的传送带上慢跑。


致颖,《无聊现代生活:慢跑》,双屏高清录像, 2014


YT新媒体对话致颖


Q: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在超市传送带上跑步的念头?

A:其实真要说是什么时间点还真没有个底,因为总是会有不同的点子无时无刻不在我脑里乱窜,只是遇到机会才把想法好好规划出来。


Q: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A:在德国的超市购物时,发现大伙按规矩把商品放在会移动的柜台上,然后它们就自动结账去了。当时在台湾生活大多还是依靠小型便利店,因此在成长过程中几乎没有见过这样的传送结账。
我相信自己铁定不是第一个想在上面跑步的人。


Q:当时怎么跟超市沟通的?他们怎么同意你来做这件事?

A:这的确是最困难的部分。因为连锁超市清楚得很,当艺术家过来问候时百分之两百是来找茬的,所以在寻求合作对象期间可说是碰了无数的壁。后来好不容易有间超市答应借我一个小时来做这件事,大概那间店老板自己也想这么做很久了,或者单纯只是觉得有趣,总之感谢老天最后成全我这个愿望。



Q:你当时在传送带上跑了多久?

A:超市只答应借一个钟头的时间拍摄,我还要跟摄影师协商画面角度,所以前前后后在传送带上也没有超过半个小时。


Q:拍摄的时候有什么困难吗?

A:最大的困难其实是运送货物的传送带转动速度没有真实的跑步机来得快。因此如何“缓慢”的跑,同时必须维持平衡不跌倒,这是最大的课题。大多数时间我都只是在练习,实际开始拍摄后很快就完成了。


Q:慢跑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A:跑道宽度蛮小的,又得随时注意平衡,到最后只能专心完成当下的跑步动作,并尽可能别让自己笑场。


Q:为什么慢跑时要让一个收银员看着你?

A:传送带将货物运送至收银员,收银员即能够更有效率的取货扫描条码,增加结算效率。于是在整个结帐线上,收银员也逐渐被同化为机械的一部份,每次到超市买东西我都有这样的感觉,收银员们都面无表情,规律地重复同一动作。


其实我并不希望作品单单指向后福特或是资本主义批判,收银员的设定更像是增加作品讨论层次,我曾遇到有观众以白人女性窥看亚裔男性的切入点与我讨论这位收银员,也非常有意思。



Q:这件作品名为“无聊现代生活”,这种无聊是哪来的?

A:作品名称取自于青年时最喜欢的英国乐队 “模糊(Blur)” 专辑中文翻译,这个乐队总是有些奇怪的点子,他们的词曲在成长阶段启发我许多灵感。


Q:你如何与现代生活中的“无聊”相处?

A:相信许多创作者都是这样开始的:觉得某件事无趣、窠臼,想法子换个方式反转思考,于是就成为所谓的创造。当然,所有人类都有其限制,无法永无止境地创造。如何让社会变得更有趣有赖更多人参与,不仅仅是视觉艺术家,还有设计师、建筑师、媒体工作者和任何从事文化生产的人。


致颖,《无聊现代生活:丰田》


作为无聊界资深人士,当然仅仅在超市的传送带上慢跑是无法满足致颖的。事实上《无聊现代生活》是个系列作品,另外两件作品名为《丰田》与《梦魇》。


父亲要把陪伴自己长大的丰田汽车卖掉了。没关系,他订制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可折叠可收藏,完全不占停车位!



在阿尔卑斯山上驻留时,致颖看着房间里的一张宜家(IKEA)单人床心想:怎么到了这么远的深山还是撞见连锁家具?于是他拉着这张床,让一位瑞士青年在阿尔卑斯山的各处失眠。


致颖,《无聊现代生活:梦魇》


这种睡不着的痛,失过眠的人懂。


致颖,《无聊现代生活:梦魇》


看看我们身边最常见的东西:超市、连锁家具和大厂汽车,在致颖这里,全都以一种幽默的方式化为一种不合规则的全新“无聊”体验。


无聊真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有!


致颖,《无聊现代生活:梦魇》

(图片由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艺术家致颖提供)


艺术家 | 致颖


1985年出生于中国台北。毕业于台北艺术大学美术学系,2010年前往德国柏林艺术大学,目前居住工作于德国柏林和中国台北,为复兴汉工作室成员之一。


*本文作者温嘉宝,来源公众号YT新媒体(ID:yuntoo2014),钛媒体已获取授权,略经编辑。


微信推送太少,下个钛媒体App更及时了解这个新奇世界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购买《2017年全球创投市场第二季度季报》


首页 - 钛媒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