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余广场舞APP全军覆没,大妈钱太难赚丨周末荐读

摘要: 钛度要点:随着越来越多的老人学会了手机上网,还搞定了移动支付,仍有新的创业公司不断涌入老年人市场,但想一下子就打开线上市场依然艰难。面对万亿市场的招手,创业者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11-09 04:37 首页 钛媒体

钛媒体 TMTPost.com

|科技引领新经济|


随着越来越多的老人学会了手机上网,还搞定了移动支付,仍有新的创业公司不断涌入老年人市场,但想一下子就打开线上市场依然艰难。面对万亿市场的招手,创业者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曾红极一时的广场舞APP大多已经转型或停摆。


如今各个创业领域已纷纷被嗅觉敏锐的创业者攻占,母婴、学生、白领……几乎所有细分人群市场都被创业者们插上了小红旗。然而,待开发“白地”——老年人市场,至今仍未出现能扛大旗的“王者”。


近期,曾红极一时的广场舞APP大多已经转型或停摆,广场舞大妈们还在,可赚她们的钱越来越难。去年赶上直播潮流的老年人直播APP,日子也是过得不温不火。创投圈一直盯着“有钱有闲”的老年人,但不是所有创业项目都能抓住他们的心。


广场舞软件几乎全军覆没


大妈们对广场舞的执念,被互联网创业者们理解为一种商机。钛媒体(ID:taimeiti)曾有文章广场舞产业链成投资大热,2000亿级大妈市场如神奇般存在提到,数百网红老师,200万领舞,1亿广场舞爱好者,5~6亿中老年人群,已经逐步形成了一个有趣的供应链体系。


据媒体统计,自2015年广场舞应用创业元年始,两年间共有60余个广场舞APP上线,但现如今继续留下来的公司只剩三四家。最早一批进入这个行业的公司大部分处于艰难时期,它们或宣布彻底转型,或业务大规模调整,或融资无法进行、运营停摆。即便留下来,对于如何实现大规模变现,创业者依旧找不到方向。



在安卓市场上,糖豆广场舞、就爱广场舞、99广场舞的下载量达千万以上,以广告、电商、旅游、活动运营为主要盈利方式,但它们距离大规模盈利还有一段距离。


去年9月面向中老年人群的友瓣直播上线,除直播外,产品还涉及了广场舞、商品促销等目标人群较为感兴趣的话题。不过记者昨日登录软件发现,这款产品自今年3月起就再没更新过,在线直播的用户也寥寥无几。


“大家都积累了用户,但至于未来的商业变现怎么走依旧在摸索。”就爱广场舞创始人范兆尹说。


银发族开始尝鲜移动支付


多位老年人社交APP创始人告诉记者,使用移动互联网的老年人数量庞大,是他们选择以老人为服务对象的互联网产品开展创业的主因。根据CNNIC统计报告显示,我国60岁以上的网民大约有3600万人,占7.51亿网民数量的4.8%。


数量庞大,但如何吸引他们消费,让各个商家费尽脑筋。


其实,老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和移动支付完全“绝缘”,银发族移动支付的入口正在被各类项目逐渐撬开。


“骑车不花钱还能赚红包,现在我天天出门都骑车啦!”今年国庆长假期间,60岁的市民潘权一口气安装了三款共享单车软件,在家人的帮助下,他开通了微信支付买了“骑行月卡”,也顺便学会了移动支付,出门不再携带现金了。在大街小巷,总能看见不少老人也骑上了时尚的共享单车,移动支付不再只是年轻人的专利。


徐剑童是老年人社交APP“寸草心”的创始人,虽然软件主打社交功能,但他发现,在“全球精选商城”板块中有很多老人用户买单,澳洲保健品关节灵、德国纯天然柠檬萃取洗洁精等都是商城“爆品”。


在立水桥的一家物美超市,自助结账出口前总有不少老人“另辟蹊径”,打开多点APP扫码付款。在一旁帮忙的工作人员说,不少老人都已学会了移动支付,不再拎着大包小裹地去人工结账区排大队了。在双桥永辉超市,自助结账柜台也总能看见老人的身影。


在管庄的一家小区便民菜店,售货员小张对小区老人们支付方式的改变十分感慨。“近期移动支付总搞优惠活动,我们会给客户推荐,但几乎所有老人都说不会用,坚持用现金。”她说,随着优惠活动开展,一些老人尝到了每单便宜几毛到几元钱不等的甜头,现在很多老年人用移动支付结账时,还都会主动问“优惠活动还有吗”。


老人市场仍难“互联网化”


移动支付在老年人中逐渐渗透,然而现实是,不只是广场舞,短视频、直播、社交、子女相亲类社群等所有扎入中老年互联网市场的创业者们都面临着无奈——他们面对的用户群中,多数人依然不熟悉线上支付,网上消费能力并不强,想让大爷大妈掏出“钱袋子”并非易事。



例如广场舞和直播公司,在圈到一群老年用户后,平台尝试最多的两种变现路径是电商和旅游。在旅游方面,这些公司通常会邀请平台签约的高知名度舞者或主播作为领队,带着报名用户进行短期景点游玩,但旅游服务和产品创新特色不多,愿意旅游消费的人群比例并不高。


电商是很多公司收入来源的“救命稻草”,但记者从多家广场舞APP商城上发现,多数产品销量一般:在“舞动时代”微店中,销量最高的单品为一款广场舞T恤,但只卖出68件。


一位业内人士称,让这些年龄在五六十岁的广场舞用户在平台上频频购物并不现实,他们更愿意让子女帮忙在淘宝店消费,而互联网创业者在供应链和产品制作方面本身并不擅长。有的创业公司向保健品、理财产品等跨界,但转化率同样很低。


在徐剑童看来,大多数创业项目都无法找到精准的细分市场。现如今老年人能熟练地使用微信,但直播、视频等软件依然门槛过高,只有让老人对软件产生足够黏性,才有可能拓展更多活跃新用户,才有变现的可能性。


他说,不少老人都有“吟诗作对”、发表图文和交友相亲的需求,通过发帖回复、互相关注、话题小组等社交方式获取用户,在积累到百万活跃用户的情况下,开展老年大学、社交旅游等更多运营方式自然更加容易。软件设计也应考虑到老人多为“直线性思维”,操作过程中应让他们“少做选择”,大字体的宫格简单界面、添加智能提示等都是不错的选择。


大妈们的钱不好赚,创业者的路还很长


没有一个连的战斗力,就不要随便挑战一位手握扫帚的大妈。这些被生活选中的高手,有着非常强的消费能力,但同时又对性价比极其看重,让人难以捉摸。


打动她们的时候可以一次买10台扫地机器人送亲朋好友,没打动他们的时候会像买菜一样跟你砍价到底。她们的工作已经相对清闲,有大把的时间,对养生保健,家人健康,晚辈教育,休闲娱乐,家庭理财精挑细选。


但是如何通过广场舞切入,覆盖到领舞背后一个亿的舞队队员,如何实现支付环节的闭环,如何变现形成良性循环的商业模式,什么产品形式最适合这个市场和人群,需要探索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


随着越来越多的老人学会了手机上网,还搞定了移动支付,仍有新的创业公司不断涌入老年人市场,但想一下子就打开线上市场依然艰难。面对万亿市场的招手,创业者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由钛媒体编辑综述自北京日报、网易科技、PMCAFF。

微信推送太少,下个钛媒体App更及时了解这个新奇世界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载钛媒体App


首页 - 钛媒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