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元鲜花拯救3000元危楼,胖姑娘一展成名!可惜还是拆除了

摘要: 追梦,不问值不值。

11-09 08:09 首页 芍药姑娘

真正爱花的人,会做许多极致的投入,在外人看来她们疯狂得难以理解,在她们自己看来,却是理所应当的事。


就像愿意每年花40万买花儿的睫毛,芍药在北京见到她,方知名不虚传。如果一栋房子已被列为危房,相信人们只会敬而远之,可是却有这么个犟姑娘,她想用鲜花激活它,她拉着37个全美顶级的花艺师,完成了这场告别仪式。


如果老宅也有生命,那么这位花艺师给了它最后的体面。



芍药姑娘 Vol.485 }

一个拯救行动


美国有一位不得志的花艺师姑娘,做了个惊天举动,一举拯救了危楼,自己也因此成名。这件事,你可以理解为公益活动,也可以看作行为艺术,当然也是个有梦就追的励志故事,全看个人怎么解读。


事情是这样的:

Lisa Waud生活在美国底特律,

她拍了套价值500美金老房子,

用总价15万美元的4000枝花材爆改它,

只开放3天参观,却刷爆了ins。


所有废弃家具都成为了花器,

洒落的花瓣和碎石混在一起;

拨开叶子,你会看见斑驳的木块和碎石膏;

甚至连卡在沙发缝中的卷发,都是刻意设计,

与鲜花相伴,一切都有了意义。


废弃窗户


裸露的砖墙


空无一人的角落


每一面墙


就连壁纸都用花解决


老旧的天花板


葡萄风信子在地板的缝隙里发芽


老浴缸也有第二春


还有……龙卷风


……是不是美疯了?




故事还要从2012年说起,当时Lisa已经是两间花店的主人了。每天虽然有固定的几个熟客,从店里带走几束花,最大的生意是布置婚礼现场,但事业始终没有太大起色,这样平淡的日子,说不上有趣,仿佛一眼就能望到头。


那年她在网上看到了迪奥时装秀的照片:上万多色彩缤纷鲜花,将整个会场打造得如同一片花海。衣容款款的模特们,花海中走出来,就像是从走向凡间的精灵。



Lisa也想弄一个这样的装置,就和同是开花店的朋友们,说起自己的想法。毫不意外地收获了一堆吐槽。


确实,场地、花材、资金都没有。Lisa看看小金库,也觉得这个梦想暂时有点遥远,只得按下不表。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2015年了,当大家已经忘记了当初这个花屋的想法,突然接到她的电话:我刚刚拍下了一间老房子,现在可以做花屋了!


△ 这间老房子建于1925年,曾处于底特律的市中心,但随着汽车行业的萧条,街上的居民越来越少,2000年开始就不住人了。


空置多年的老房子里,

装着一切你想得到和想不到的东西。


在雇人清走了近半吨垃圾之后,房子好歹能看了。她又找了专业团队来修复建筑,让这个看起来摇摇欲坠的老房子能再站一会。


接下来,就是考虑用什么花装饰房间了?


这时她才意识到,比起场地费,材料才是一个大头。将整个小楼装满,至少需要15万美元鲜花成本。如果这笔钱全部自己承担,花店的运转都会受到影响。但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实在不愿意就这样眼睁睁放弃自己的梦想。



思虑再三,她决定向合作多年的供货商求助。她写了一份项目企划书,并附上了花材列表,发给了供应商,一方面是希望对方给一些优惠,更多的是希望能听到一些专业建议。


没想到的是,三个供应商都对这件事非常感兴趣,愿意免费提供所有花材、帮她宣传。很快,整个城市的花艺圈里都知道了有一个小姑娘,要用鲜花改造底特律的废弃小屋,许多鲜花工作室都主动表示:愿意免费提供花材和人手。


△ 当天来了37名来自花艺师,和106名志愿者。


说干就干,Lisa们在经过实地勘查后,觉得这间房子虽然外表破破烂烂的,但比起新房子反倒多了一种经受时间洗礼的厚重感。


大家决定将创作主题定位为:「世界末日,自然回归」,在世界末日之后,植物慢慢夺回了这片土地的样子。


每一个花艺师都会占有一个角落,创作自己的作品,时间是48小时,爆改开始了。


尤加利扎成捆在贴上墙,

不容易掉下来,

多重复几次就可以cos热带雨林。


用鲜花铺满整个空间

再挂上一面镜子像不像魔法森林?


千百种花材我都挑晕了,

哪儿那么麻烦,

我觉得院子里的连翘就很好看。


天花板上改装些什么呢,

让我再想想...


房间里挤不进去了,

反正椅子也长青苔了,

就做一个多肉小花园吧。


也有许多志愿者过来帮忙,

有人在挂门牌,有人画墙画。


改造后的房子确实不一样了。不同的设计师和各自不同的设计风格,就像一股新鲜血液,注入老房,Lisa内心感到一阵暖意,就像她当初看到Dior的发布会,内心涌起的梦想那样激动。


书架最上层的书本被保留了,

第二、三层塞满了鲜花,

绿多过红不娇艳,

更显示出野生的霸气。


所有的花儿有贴着墙,

就像是从墙角里长出来的。

还记得它们之前什么样吗?


厨房碗柜干脆做成了大丰收,

各种蔬菜将柜子装扮的非常喜庆。


墙壁裸露出木条,也就不遮盖,

顶上各种花串挂成大联欢的样子,

再放一大一小两张椅子,适合休息。


「我已不在意是否能插出我想要的样子,

不重要了,自由想象发挥吧。


这个花房完成后,只开放3天时间出票后20分钟就销售一空。《纽约时报》,WWD……各大知名媒体蜂拥而至。


活动结束后,Lisa将门票所得全部捐给底特律市。这件房子在专业的建造师评估后,判定修复至少得花100万元,Lisa最终决定将房子拆掉,改造成花园/城市农场。


如今,Lisa站在TED的演讲台上,回顾当时的梦想,她说:「我能做成这件事,因为我从不问他们(Dior)为什么能成,我只问自己该怎么做。



当年那个默默做花的姑娘,

怎么会想到,

自己有一天还能上纽约时报,

号召这么多大咖,

欢度一场嘉年华。

只要你能找到对的方式,

全世界都会来帮你完成自己的梦想。


END

图片来自互联网

如果你喜欢这篇内容,欢迎转发朋友圈

转载请到后台回复【转载】,按要求操作


首页 - 芍药姑娘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