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藏文物 | 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书——伪装书

摘要: 这种书,你见过吗?

11-14 04:57 首页 国家博物馆

【题记】


2017年7月26日,由国家博物馆主办的“馆藏开国元勋文物展”开幕。展览通过300余件套展品,集中展示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开国元勋为缔造人民军队、建立新中国做出的卓越历史贡献,以此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展厅中两册《论持久战》的伪装书吸引了参观者的注意,两册《论持久战》的封面分别假托题名《文史通义》与《战国策注解》。伪装书是指将出版物的封面或其他外表形式进行伪装,以掩盖其真实内容的书籍,伪装书在革命年代常被作为一种斗争智慧所使用。正如最早对革命文献伪装书进行研究的唐弢先生在《书刊的伪装》一文中谈到“当国民党反动派残酷压迫,对革命书刊实行封锁、扣留、禁毁的时候,党和进步文化界为了满足人民的需要,采取了一种权宜而又机智的对策:把书刊伪装起来。”



在抗日战争时期,由于国民党当局采取各种手段对革命书刊进行追查与禁止,致使沦陷区与国统区的人民很难听到中国共产党的声音,更难了解中国共产党对时局的主张、方针与政策。为了打开这种局面,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个出版机构,采取伪装封面、变换书刊名称、伪托出版社名称等多种方式将进步书刊进行伪装发行,传播革命思想。


这类进步书刊的伪装书在伪装名称上,多采用当时流行书籍的名称,或用谐音编造出一个极为普通的书名,有时甚至会套用国民党军政要员著述的书名或是使用一个十分庸俗的名称。在伪装形态上,有的仅伪装封面,有的还会将书中的部分内容也进行伪装。在伪装内容上,主要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著作、党的重要文件、时事评论等。由此可见,伪装书作为在革命年代的特殊出版物,就是为了迷惑敌人,成为传播革命思想的一种有效手段。正如唐弢先生对伪装书所做的非常形象的比喻,它就像是前线战士们用来伪装、迷惑敌人的草叶和树枝,使革命刊物覆盖上一层保护色。


图1  《论持久战》的早期版本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国内出现了两种情绪:一种是表现较为悲观的“亡国论”情绪;另一种是表现较为急躁的“速胜论”情绪。而此时,在中国共产党党内,也有人主张“速胜论”,这对于中国人民夺取抗战的最终胜利是十分危险的。在这种危急情况下,毛泽东于1938年5月上旬完成了《论持久战》的初稿。同年5月26日至6月3日,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发表演讲,详细阐述了《论持久战》的基本内容。《论持久战》一文于1938年7月1日,在《解放》周刊第43、44期合刊发表,题目为《论持久战——论抗日战争为什么是持久战与最后胜利为什么是中国的及怎样进行持久战与怎样取得胜利》。


图2  毛泽东在延安窑洞中写作《论持久战》


中共中央决定先行在党内印发《论持久战》,但油印的数量毕竟有限,仍有许多干部无法看到,特别是无法满足前线干部的学习需要。为此,中共中央决定将《论持久战》印制成书,在边区与国统区公开发行,以便在更大范围起到宣传作用。中共中央非常重视这项工作,很快将《论持久战》印制成单行本。这本书的出版,在根据地、国统区都产生了巨大影响,为中国人民赢得这场抗日持久战的最终胜利指明了正确的战略战术。


图3  毛泽东著《论持久战》的伪装书《文史通义》(内篇之一)书名页


图4  毛泽东著《论持久战》的伪装书《文史通义》(内篇之一)正文篇名


为了向敌占区秘密发行《论持久战》,在同期还印制了该书的伪装本,这大大加快了《论持久战》的传播速度。国家博物馆馆藏的《论持久战》伪装书,封面假托题名《文史通义》,白色封面、封底,1册40页,32开,竖排。此版本均为铅印线装,在封面左侧的书签上,印有“文史通义”与“上海广益书局印行”;在书名页,中部印有“文史通义”,“甲申年重梓”“古愚署耑”分别印于右上、左下角;在书名页背面附“山阴旧史氏”题记。正文篇名《论持久战》,旁印“论抗日战争为什么是持久战与最后胜利为什么是中国的、及怎样进行持久战与怎样争取最后胜利。一九三八年七月”。在书口处,有“文史通义内篇之一”字样。


馆藏的《论持久战》的另一版本伪装题名《战国策注解》,蓝色封面,1册64页,32开,横排。在封面右侧,印有《战国策注解/癸未荷月中浣》,黑色竖排;在左下侧,印有“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白色字样;在下方,印“北平文化服务社出版”。


图5  毛泽东著《论持久战》的伪装书《战国策注解》封面


图6  毛泽东著《论持久战》的伪装书《战国策注解》正文内容


1943年3月15日,中共中央北方局针对山东的工作作出指示:“对敌占区的宣传工作方面,要特别注意质量,印发《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两书,到敌占区、游击区广泛散发,并用一切办法保证送到觉悟知识分子及敌军、敌组织的上层分子手里。”中共晋察冀中央分局党委也做出决定,将《新民主主义论》等毛泽东著作的单行本采取改换封面书名的办法伪装,由晋察冀日报社印刷厂印刷,通过地下渠道在敌占区秘密发行。据时任晋察冀日报社印刷厂厂长的周明同志回忆,“1943年、1944年、1945年我们先后印刷装订过伪装封面的,有毛泽东著作《论持久战》、《论新阶段》、《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和朱德著的《论解放区战场》等书。其中以《论持久战》和《新民主主义论》印的最多。”


在革命战争年代,伪装书作为特殊的思想宣传武器,在传播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宣传党的路线、纲领和政策,教育干部群众,开展对敌斗争等方面,均发挥了巨大的号召作用。其中,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重要著作为主体的伪装书籍,在沦陷区与国统区的发行与传播,更具有重要意义,既坚定了军民抗战胜利的信心与决心,又保卫了与反动势力在意识形态战场上激烈对战的最终胜果。


(本文作者杨志伟系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员,“馆藏开国元勋文物展”项目组成员。本文配图摄影/董帅)


【展厅现场】








【展览信息】


馆藏开国元勋文物展

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展期:2017/7/26 - 9/26 


地点:国家博物馆 北10展厅


票务:免费对公众展出


【相关阅读】


回望历史 | 八一建军节的由来


展览设计 | “馆藏开国元勋文物展”的中国红&军队绿


人民军队最早的功勋奖章——红星奖章



(图文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 | 李秀娜

审核 | 孙丽梅

刘 钧

张 应



首页 - 国家博物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