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www.81sese.com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洛色陈墨  »  图书馆的吆喝声

摘要: 那一夜,大家纯粹简单得只想每一个付出努力的人都有好的回报。

 
    今天回忆的这个人,并不是所有人都熟悉,对在学校里考研的同学来说,每每想起来,大概就是那声振聋发聩的吆喝。

我要说的,是图书馆的保安大叔。

这次不是指一个群体,是特指那段考研岁月里的那位保安大叔,我不知道他叫什么,而且对他一无所知。有人肯定会说,啥也不知道你说啥。我想说的是,他伴随在我们考研时光的始终,如果考研的过程是一场无声奋斗的黑白电影,他定是这无声影音中的有声旁白。

大叔目测年约五十,长得矮矮小小,并不是传统北方汉子的模样,但一口地道的河南话又明显透漏着他不是南方人。大叔一身保安服,夏天短袖,冬天长袖,太冷的时候会穿一件军大衣在外面。他手里总是会提着个布袋子,每每在巡视图书馆的时候把学生乱扔或者不要的废纸草稿纸装进袋子里。白天的大叔,偶尔会开着四人座的开放式小警车在校园里巡视,晚上的大叔,提着袋子和手电,在图书馆里一层层的清场。

又是普通备考的一天,在一食堂吃过晚饭后,就回到了图书馆小自习室里,继续下午的学习。已是十一月的深冬,室外的空气满是寒意。自习室的暖气和人气,都让这桌椅方寸之间暖意十足。人多,但静,每个人都在埋头学习,高高立起的书,挡住了这群认真的脸。时间,在字里行间,慢慢流逝。

“走喽~!”安静的自习室突然被这突兀的一声连主宾语都没有的吆喝打破了氛围。很多学习投入的同学,被吓得虎躯一震。坐在旁边的山炮同学小声说了句:“吓死我了。”大家的眼睛都习惯性的寻找声源——门口掀帘而进的大叔,然后低头再看看时间,哦,9点半了。

是的,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闭馆时间是9点半,确实比较早。有时9点50左右的时候大叔才来清场,我们会想,咦,今天怎么这么晚。不过这种情况发生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叔每次出现都比较准时,9点半。

在大家的眼神瞩目中,大叔不带丝毫羞涩扭捏,走进自习室,在最近门的桌子旁停下,动作熟练的把手上的袋子和手电放下,夏天太热的时候还会顺手把帽子脱下。同时再催促几声大家:“走喽走喽”,浓重的河南口音,听起来更像是“邹搂”。然后大叔在等待同学们离开的过程中,收集一下自习室的废纸,装进自己的步袋子里。大家都知道他平时会捡集一些废纸,大概是拿去卖钱补贴家用吧。所以很多同学会主动把用完的草稿纸、不用的废纸亲自拿给他。馒头同学拿了一沓纸给大叔,大叔接过来,很真诚的说了句“谢谢啊”,带着浓郁的河南口味。然后和手里的其他的纸放成一沓,整理放齐,再放在袋子里。

纸收得差不多了,同学也走得差不多了,若是还有同学深陷学习无法自拔,大叔又会吆喝几声:“邹搂,邹搂,关门喽!”无法自拔的人儿被逼得动作缓慢的离开座位。待所有人离开自习室,大叔就关好窗户,断电,锁好自习室,提着他的东西离开。

讲真,我对大叔是有好感的。对于我这种难陷学习极易自拔的学渣来说(别问为什么学渣还要考研,学渣也有向往进步的心),有时听到保安大叔的一声催促,那感觉就像听到了解脱的号角,也代表这一天的学习结束了。然后收拾被英语数学虐得很死的心情,整理书本桌面,背起小书包在大叔的催促声中利落走人,丝毫不带一点留恋之感。

冬夜的空气很冷,大家在下楼的间隙聊着一天的学习心得,或吐槽着今天又遇到了怎样变态的题目,又或加速脚步去往打水的路。图书馆阅览室都已关门,五层楼的建筑里,只回荡着考研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顶楼的灯熄灭,宣告着今天的图书馆已经闭馆。

我猜想大叔是最晚离开的那一个,同样,他也是最早来的那一位。

大三下学期期末考试前,夏天的气温高得有种准备破世界纪录的冲劲,每天都在被热到沸腾的床上“烤”醒,睡不着,便很早就去了自习室。唯一一次第一个到达自习室的学生(可惜是被热的而不是好学)——我,被关在自习室外,因为太早,大叔都还没来开门。也没几分钟的时候,就听见大叔渐近的步伐。大叔看见在自习室外嚼着饼一脸呆的我,赶紧加快了步伐,边走边掏钥匙,说:“呀,来这么早。”我嘿嘿两声,没敢说是被夏天逼的。

夏去秋来,秋尽冬至。虽然早已习惯大叔日复一日的清场,但每次都依旧被声色洪亮的两个字被吓得不轻,但也没人去投诉抱怨大叔的清场方式。

转眼就到了考研前夕。这一晚的自习室,气氛不安,大家都比较焦躁。翻书声、说话声、脚步声,还有挪凳子声,每一种声音好像都在今晚获得了新生般兴奋得响起来。一晚上没什么知识入脑,倒是记住了各种声音。一愰就到了闭馆时间。依稀记得,那晚来的是另一个保安大叔,说的不是简单粗暴的“走喽”。大家没有像平常那样拖拉,带上一些书离开自习室,走的时候对那些熟悉而陌生的面孔说句加油,好好考。那是从心底发出的真切话语,是对长久以来一起相互陪伴共同学习的真心祝福。那一夜,大家纯粹简单得只想每一个付出努力的人都有好的回报。

考研,来了,走了,结束了。

考完研的第二天早上,我又去了自习室。一天的光景,仿佛历经了许久的时光。自习室的人少了很多,很多书也被搬走了。隔壁那个考研男生的座位上坐着他女朋友,在安静的准备期末考试。我安静的进来,坐了一会,看着桌子椅子,默默收拾东西,撤走了自习室里所有的私人物品。再见了我的备考生涯。

后来,在校园里遇到过几次那位大叔,他走路很快,随手捡一些纸张的习惯还是没有变,还是拿着个大号的布袋子。其实我知道,与其说我回忆的是那位保安大叔,不如说回忆的是我的备考时光更为贴切。保安大叔不过是我备考时光中被贴上记忆标签的人,除了他,还有太多的人与“考研”二字有关。坐在门口桌子旁的二战学长小威,坐在我背后声音尖锐的多话女生,时不时来自习室推销笔的学生,还有偷纸偷资料偷苹果偷笔记本偷各种玩意的那些不知道是谁的小偷……还有很多考研过程中的大事件,比如图书馆占座事件,以及因占座而延伸出来的深夜翻墙事件,每一件都让人记忆深刻。

考研结果出来,学渣如我,终是没考上,学霸如小艳山炮,你懂得。

大四下学期,我又回到了久违的自习室,没有熟悉的面孔,没有熟悉的书。每天随机找个位置,一个人在图书馆备考了一个月的公务员。每晚大叔依旧来清场,“走喽”的口音甚至没有一丝改变。因为时间已经过去,而我还在原地,每次听到大叔的声音,总有几分感慨。看到几个本系的11级学弟学妹们开始备考,时不时与我交流考研经验。才意识到,哦,原来我的考研时光已经结束。

毕业合影,在南门拍照的时候,偶遇保安大叔,我拉着考研小伙伴们非要和大叔合影。大叔不好意思的和我们合影,有些含羞。

哦,原来我的大学时光也已结束。(2016115日星期六晚)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www.81s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