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www.81sese.com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山有根  »  精准扶贫纪实文学|六一的快乐生活
作者:包简

摘要: 六一是老五一的儿子,十六岁的他只有六岁的智力,黑黑胖胖的他,永远拖着一条畸形弯曲、明显比另一条粗的腿,经常扶着他那辆三轮手推车在村里东走西停


六一的快乐生活


六一是老五一的儿子,十六岁的他只有六岁的智力,黑黑胖胖的他,永远拖着一条畸形弯曲、明显比另一条粗的腿,经常扶着他那辆三轮手推车在村里东走西停。

六一从未上过学,只会写自己和老五一的名字,但他却很是得意,在自家院墙和门口石头上常常写满了他大大小小歪歪扭扭的名字。

驻村后第一次入户走访,其中一户便是老五一家。当我在贫困户资料里看到老五一的儿子六一是精神残疾时,心底不免有些犹豫。因为前年我们慰问过一户困难的社区居民,那家蓬头垢面精神残疾的儿子被拴着铁链,他不停地用拳头猛砸着铁门栏,那种朝我们嘶嚎的样子和凶狠可怖的眼神至今令人难以忘却。

我还是一个人走进了老五一家,侧身坐在他家的土炕沿上,帮他填写着贫困户登记册,一边和他拉起了家常。老五一今年五十七岁,家穷命不济,四十岁上才娶了个半傻的婆娘,得了个那样子的六一,靠养羊和零工糊口。

满额皱纹的老五一弯坐在我对面的木墩上,当他卷起纸烟摸索火机的时候,刚刚还暗暗庆幸六一的手推车没在院子里的我,发现黑胖的六一已经拐着腿脚突然走进来,一屁股坐在了我旁边的炕头上,瞪着眼睛死盯我手里的登记册。

六一并没有过多粗鲁的举动,始终只是白瞪着眼睛看着我手里的表册,木呆着脸庞倾听我和老五一的问答,他一言不发的样子令人难以捉摸。

当我把填完的登记表册递给老五一签字时,始终不说话的六一霍地按着炕头桌角站起来,一把抢过五一手里的表册和笔,慢吞吞地说:“写字你不中啊!我来!”他不顾老五一的阻拦,把表册按在炕头桌上仔仔细细地写下了他的名字“杨六一”,然后得意地塞给我看:“看看,中不?”看着他歪斜的字迹我释然而笑:“好,很棒!”

接下来的日子,杨六一便经常出现在我们的驻地,坐在门外的台阶上,或是倚着手推车站在院子里看手机,或是抱着个又旧又脏的篮球走进院心的篮球场。

腿脚不好的六一很喜欢玩篮球,也许是看到我们打过一次球后突然引来了兴趣。他不会单手投篮,只会双手端着篮球向上抛,常常砸不到篮板,偶尔投中一次便兴奋地叫喊起来。前年冬天赶修的场地坑洼不平,落下来的篮球弹得很远,六一总是不知疲倦地拐着腿跑过去,捡过来接着再投。有时我路过球场顺手捡起来递给他,或是走过去告诉他怎样举过头顶能够投得更高更准些,他却坚持认为自己的方法好。

以往有人打篮球时,附近五六岁的小孩子们只是远远地看。自从六一爱好上玩篮球,小孩子们就慢慢靠上来和六一一起玩;先是帮六一捡球,接着便和六一一起争抢篮球,六一自然成了他们中间的孩子王,他们在六一瘸一拐的带领下玩得热火朝天。

我决定把我们的篮球送给他。

“六一,以后就用这个篮球吧,给你了。”

他怔了一下,举起自己手里黑乎乎的篮球说:“我有!好着呢!”说完就只顾玩他自己的球去了。

六一也开始愿意跟我打招呼了,有时用惊喜的目光,有时朝我咧嘴笑着,或者偶尔“哎”地喊我一声。我总是回应他一句:干嘛呢六一?他便嘿嘿笑着回答:“玩呢。”

有一阵子六一居然两个多星期没来驻地院子。当我路过六一家门口时,见他脸上也不再有熟人般的表情,像不认识我一样瞟我一眼继续坐在石头上,低着脑袋摆弄他的手机,我便忍不住问他:“六一,怎么不去村部玩呢?”

六一好像生气似地说:“不玩。叫打球都不去呢。”

我才猛然想起,两周前他在院里玩球时招呼了我,我随口“嗯”了下匆匆走进宿舍,后来着急出门去陪修桥设计的人员看现场,就把应和他打球的事情忘记了。

我心里不安,后来拿着从附近学校找来的小学课本去找他:“六一,我教你认字吧。”

他接过课本看了一眼封皮说:“不用,我都会呢。”

“谁教你呢?”我问他。

“自己会的,微信我都会,我还是群主呢。”说着他高兴地打开手机给我看微信——他果然是一个群里的群主,里面六七十人有本村和邻村的,还有城里的亲戚拉进来的陌生人。

“你看,我发个大牙笑脸他们都给我点赞呢。”他好像不跟我记恨了,越说越高兴。

这时听见手机“叮当”一声,他兴奋地喊了一下“红包”,便迅速在自己的微信群里抢到了一分钱。

“你加来吧,我也发红包的。”他想让我加他的微信群。

我尴尬地笑笑:“先不加了,最近太忙没时间抢。”

六一本不该叫六一,从小没有名字,他的生日差两天才是六一儿童节。他的父亲五一见他平日里乐呵,心里总长不大,便起名叫了杨六一,并且还跟祖上会武术的杨六郎只差一个字,这一点连六一本人也很愿意。

于是,住在羊圈里的六一便很喜欢听广播评书“杨家将”,听里面的杨六郎,除了帮五一数羊,睡觉前听评书是他唯一要做的事情。羊圈是一处废旧的院子,他能数清自家养的十六只羊。

镇里的小吴每次来村都和六一逗一句:“六一,你家老羊下崽子了吧,数数是不是多了。”“六一,你家羊又丢两只吧。”

六一总是很认真地回答:“还没呢。”“没丢。”

“这次真丢了吧,我在村头看见谁家的羊跑了。”

六一便不再说话,一跛一跛扶着小推车走回羊圈去。过了很久再回来,见不到小吴的他就闷闷不乐再走回去,直到几天后见到小吴劈头就说:

“我家羊没丢,十六只呢。”说罢也不理会小吴再说什么,转身便走开了。

六一家里虽穷,但不是自家的东西他从来不拿。有一次,我们组织村民在驻地领取企业职工捐赠的爱心衣物,大家乱嚷嚷地你挑我捡,六一却呆坐在远处默不作声,后来干脆去玩起了自己的篮球。我担心六一领不到,就帮他挑了几件,走过去递给他:“六一,这是分给你的。”他丢下球,急忙跛着腿脚过来,一脸欢喜的样子,接过衣服抱起来就急急往家走。

他家邻居大娘看到了就喊他:“六一,咋不谢谢人家呢?给你挑的都是最好的,我们一人三件,给你一人就挑六件呢!”

他头也不回喘吁吁地应了句:“明天——我穿新衣服——跟我爹——进城去。”

六一除了爱听评书,有时也听戏曲和流行歌曲,但更多时候是坐在门口石头上或菜园矮墙上玩手机里的青蛙祖玛游戏,时不时都要哈哈大笑一阵,开心的样子常常惹得下地干活路过的村民都要凑上去看两眼。他似乎从不知道有烦恼,从不会伤心难过。

但也有例外的时候,那大概是我见到的唯一的一次。

那是去年夏天,连续的倾盆大雨灌满沟沟渠渠,雨后连村口最肥沃的玉米地也灌满了水,已经结了大棒的玉米成片成片被泡在水里,仿佛等待着人们去解救。解救的方法很简单,只要在地势最低的涵洞捅开一个排水孔就可以。然而,奇怪的是,几家子的地,居然没有一个人前去排水减涝。据说是这块地上了保险,如果绝收就能得到全赔。

六一不管这些,那里有他家的地,看到了就拿棍子捅开涵洞。可是,等他再回来时,洞口又被堵上了,他不得不再去捅开。这样反复捅了几次,最后他找的木棍都捅断了,却再也捅不开。

于是,他很伤心地坐在涵洞旁边地泥地上,直到老五一拽起他拐跛着走回家去。

后来,那片顽强的玉米地并没有绝产。


(图/文  包简)


作者简介:

       包简,任职于秦皇岛市委统战部,2016年起被派驻青龙满族自治县北山根村参加精准扶贫,驻村期间开始扶贫文学写作,均首发在[北山有根]微信公众号上,部分登于报刊,多篇作品被散文网、散文吧、宝帝网、松鼠阅读等网站收录。近期作品有《六一的快乐生活》、《当艾香飘起的时候》、《龙王庙》、《山村年集》、《冬雾下的海》、《后山》、《北山有根》等。


往期回顾:

当艾香飘起的时候

龙王庙

精准扶贫原创文学|山村年集

冬雾下的海

后山

驻村扶贫原创文学|北山有根

心有良田

收栗子

诗二首|惊蛰|包公

驻村扶贫诗词选|战霾神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www.81sese.com